11选五怎样买只赚不亏:盛世嫡妃

作者:秦简

    87。身份揭穿

    一行三人移步书房里去,虽然安溪公主对叶璃的存在有些疑惑但是基于对徐清尘的信任也没有在多问什么。毕竟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少女可是带着一个人千里迢迢的跑到南诏来,并且成功的骗

    到了她还亲自救出了徐清尘的人,自然不会是凡俗之辈。安溪公主打量叶璃的眼光有多了一些极为复杂的东西,叶璃看在眼里只能在心里无奈的苦笑。暗地里恨恨的瞪了徐清尘一眼,抛给他

    一个回头你给我说清楚的眼神。徐清尘淡然微笑不语。

    进了书房坐下来,安溪公主很快就将之前的私事抛到了脑后,神态变得严谨专注起来。徐清尘问道:“兵符拿到了么?”安溪公主有些惭愧的摇头道:“抱歉,清尘。我们之前查到的放置

    兵符的地方是个幌子,兵符根本没在那里?!毙烨宄疚⑽⒅迕?,道:“按理说…舒曼琳不该知道我们在找兵符,应该也没有外人知道真正的兵符在哪里才对。她为什么会把兵书藏得那么隐秘

    ,而且还弄得像是专门设给我们的陷阱一样?”安溪公主摇头道:“我们这边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我可以保证他们都绝对是可信的?!毙烨宄疽⊥?,“你的人我们自然是信得过。但是这一

    次…安溪,你有没有觉得有个地方很古怪。这半年来似乎我们每次快要抓到舒曼琳致命的错处的时候,都会被她事先一步逃脱?!?br />
    安溪公主没好气的道:“还不是因为父王,父王总是毫无缘故的偏袒舒曼琳!说什么她是南疆圣女根本不可能做那些事,说什么是你想挑拨我们南诏君臣关系。最荒谬的一次居然说是个误

    会!父王这几年真是越来越糊涂了?!?br />
    徐清尘若有所思的问道:“南诏王真的是老糊涂了么?”

    安溪公主一怔,侧首看着徐清尘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徐清尘淡淡道:“原本我们都觉得南诏王偏听偏信偏袒舒曼琳,但是这一次…那天我被抓住之后立刻被人下了药迷昏了。但是我记得我晕过去的时间大概是未时末,而从石室里醒来的时间

    大概是申时两刻。当天你早就派人看着圣女殿了,所以他们只能是从皇宫里回去的。但是…那段时间南诏王通常都在寝殿里休息,就算他不在南诏王宫还有密道入口的那些守卫也不是摆设。

    事后安溪你进宫之后有听见过这方便的传闻么?”安溪公主低头回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向父王禀告你失踪的事情的时候,父王还十分担忧的模样,说要派人帮着我找人。不过被

    我拒绝了?!毙烨宄镜Φ溃骸疤锰媚馅?,发生在他寝殿的事情他会不知道么?特别是在他明明随时都派人守着那个密道的时候?”

    安溪公主怔了许久,抬起头来看着徐清尘的目光依旧带着不信和迟疑,“你是说父王根本不是被舒曼琳蒙蔽了,他本身就是偏向舒曼琳在帮着她?为什么…我是父王的亲生女儿,南诏的王

    太女,平时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身份的事情啊?!?br />
    “或许,就是因为公主太对得起你的身份了?”叶璃挑眉轻声说道。

    安溪公主目光凌厉的扫向她,“楚小姐是什么意思?”

    叶璃眨了下眼,看着安溪公主道:“中原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公主有没有听过?”安溪公主无声的望着她,叶璃沉声道:“功高盖主。公主和南诏王自然是亲生父女,但是…公主虽然称南诏王一声父王,但是以我之见实则应该是王父才对。身在皇室,先为王,后为父。而公主也一样,先是臣然后才是女。这些日子在南诏都城,公主的名声我也听过不少。南诏百姓无比称赞公主是位贤明睿智的王太女。就连我这样的刚到南诏的中原人都有了这样的印象更不用说南疆那些受过公主恩惠的百姓了?!?br />
    安溪公主脸色一白,颤声道:“你是说父王在忌惮我?所以才会扶持舒曼琳和我作对借此打压我?”

    叶璃轻声叹息,有些怜悯的看着安溪公主道:“公主应该读过一些中原的史书,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公主虽然身处南疆,但是想必对定国王府的处境多少有些了解吧?”安溪公主咬得有些发白的唇角微微颤了颤,求助的望向徐清尘。徐清尘轻声叹息,“安溪…我曾经提醒过你过犹不及?!卑蚕饕ё糯浇谴故撞挥?,过犹不及…这句话早在四年前他们初相识的时候他就跟自己说过了。但是她却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因为她是真心为了南诏好的,她可以问心无愧的对任何人说她从来没有自己的私心。她以为只要努力为父王分忧父王就会高兴。她以为只要让南诏变得强大富庶,百姓安居乐妹妹栖霞就不用去和亲了。但是结果却是栖霞自己跑到大楚去隐姓埋名的嫁给一个男人做妾,父王早就在暗地里筹算着怎么制衡自己。那她这些年的努力…做的这些事情又算什么?

    看着安溪公主深受打击的模样,叶璃和徐清尘也只能沉默的看着她。这样的打击并不是几句轻描淡写的安慰就能够解决的,一切还是要安溪公主自己想明白了才行。

    书房里一片凝重,安溪公主坐在椅子里低垂着头,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只看那握在扶手上拽的紧紧的发白的手指就知道她心里如何的不平静了。叶璃心中赞叹,至少安溪公主绝对是个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人。这很少见,在女子中尤为少见。好半晌,安溪公主抬起头来打破了书房的沉静,“如果我放弃现在的一切,父王是不是……”

    “安溪…”徐清尘皱眉,看着她摇摇头道:“南诏王会如何我不知道,但是舒曼琳…安溪,舒曼琳在恨你你明白么?她根本不会放过你的,而且…她绝对会把南诏拖进地狱,这是你想看到的么?”安溪不解的看着他,“她恨我我知道,大不了我去中原,去西陵去北戎就是了。但是你说……”

上一篇:华东15选5一等奖 下一篇: 88.战事突起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8-12-12
  • 中国银保监会:警惕网销健康险“保证续保”陷阱 2018-12-12
  • 让合作共赢的雁阵飞得更高更远 2018-11-24
  • 老人每天往返70公里 到墓地跟老伴“说话” 2018-11-24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8-09-21
  • 新闻回顾:2000年和2007年朝韩首脑会晤 2018-09-21
  • 808| 779| 197| 552| 249| 279| 961| 49| 916| 636|